解析体验地图

本文由江南大学设计学院研究生曾丽霞翻译,作者Chris Risdon,查看原文

在过去几年里体验地图的作用变得越来越突出,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公司意识到了跨领域间体验的关联性。在洞察服务接触点的变化方面,体验地图变得越来越有价值。

创建体验地图时,我仍然意识到目前缺乏高水平参考文献。例如,当有人问我体验地图时,我唯一可以参考的就是近两年前nForm发表的文章。不过,我相信体验地图的重要性超过了他们的流行性。

我经常被询问如何定义一个好的体验地图。你可以认为体验地图是可传送的。但实际上,它是一个模型。它是一个人造物,用来说明一个人在使用一个产品或是一个服务时的完整体验。

但它不只是对用户使用过程的说明。它也不是一个服务体验蓝图,体验蓝图显示的是关于系统如何运转的大量细节,用来验证,实施和维护系统。

RailEurope_CXMap_FINAL.001

欧洲铁路公司体验地图

继续阅读解析体验地图

观察一个用户是否比不观察更糟糕?

本文由江南大学设计学院研究生谭伊曼翻译,作者:Jeff Sauro,查看原文

眼见为实,观察是在研究用户与产品交互中极少数,比看那些专业的报告或者汇报更有说服力的一种方法。

但是,如果在一项可用性测试中,调研人员只有观察一个或两个用户的时间,那怎么办呢?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我们观察一些用户比一个都不观察更糟糕呢?

只观察一个比不观察更糟糕 

试想一下,如果一个调研人员,如产品开发人员或设计人员,他们找到5个用户来进行测试,而这几个用户在使用这个产品时没有感到任何的疑惑和困难,他们便会错误地从这5个用户中得出结论:所有的用户在使用该产品时都没有问题,并会认为该产品已经很优秀了。

两个用户的模式

为了避免这种对单一用户调研而产生片面的结果,一些研究团队便制定了简单少数服从多数的规则,他们会问,或在某些情况下要求观察多个用户的使用阶段。如果调研人员只能观察一次,那么这比什么都不要观察糟糕的多。

如果所有可用性测试都是按照计划来进行,而其努力的结果与曲解是相一致的,那么你就会明白为什么要有这样的一个规则。至少有两个用户的话,你会看到不同的用户与软件的交互方式,也能更全面概括出用户行为是怎么样的。

继续阅读观察一个用户是否比不观察更糟糕?

为儿童设计

baby-using-mobile_Snapseed.carousel

本文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

题图是一名幼儿正在把玩手机,这样情景在日常生活中已经变得很常见了。我的侄女1岁时就拿着手机学大人打电话,用iPad观看《喜羊羊与灰太狼》,外甥上小学2年级已经会使用手机发短信。儿童可以接触到电子产品不只是电视,移动设备也在影响他们的生活和成长。

kid

美国一份调查报告《Zero to Eight:Children’s Media Use in America 2013》显示,2013年有8岁以下儿童的家庭,40%拥有iPad,而2011这个比例只有8%;2011年38%的儿童使用过移动设备,2013年已经增长到72%。

app

儿童会使用移动设备玩游戏、听电子书、画画或看动画片,甚至通过SNS与好友沟通,移动设备正在成为他们娱乐、学习和沟通的工具。

继续阅读为儿童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