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进入用户体验行业一年学到了什么?

本文由江南大学设计学院研究生王秀丽翻译,节选《User Experience Careers》中一章节,原文共189页,由尼尔森对用户体验行业的调研并汇总而成报告。

你喜欢什么样的公司,做什么样工作可用性工作?

  • 获得第一份工作很重要,最好能够让你参与到很多与用户体验相关的项目
  • 最好能够在一个对可用性有一定的认同,预算和管理支持的项目中工作
  • 你工作的地方对你是否有机会成功非常重要。寻找那些有完善的流程以及用户体验岗位的公司,这样你才能快速的成长

在你的第一年里对你帮助最大的是?

  • 参与很多不同的项目和活动
  • 接受别人的指导,观察其他人如何工作,问问题
  • 在一个重视用户体验的公司、备受支持的小组中工作
  • 用户体验行业中正规的培训
  • 阅读
  • 测试——与用户交谈和与数据作斗争
  • 为档案做好记录工作

有极少数人说他们从业的第一年都过得非常顺利并且他们不会做出任何改变。很多人这样说的原因是他们做了很好的学术准备工作,同时其他人把此归功于他们有一个很好的导师来帮助他们顺利的度过第一年或者帮助他们转型。

有些人说他们在第一年内的变化并不那么明显,这是因为当他们在公司中还处于另一个角色的时候他们就已经逐渐的在向用户体验行业转型了。逐步过渡已经成为大家进入用户体验领域最常用的方式之一。

很多人说在进行用户体验活动中他们希望能够听的更多,询问更多的问题并且更加积极的去争取机会。

在你的第一年里,你希望做些什么不一样的事?

  • 坚定、自信并把精力集中在学习用户体验流程、工具以及HCI原则上
  • 尽早的测试
  • 更多的迭代
  • 结识更多的人
  • 了解更多关于网络发展的知识
  • 了解更多有关沟通的知识以及如何在有争议的政治环境中工作
  • 关注数据,而不是意见

最初工作的动力是什么?听听他们怎么说的

“在一个大公司工作并了解到大量的方法和产品是非常有益的。这也是一个非常好的方式让你从很多不同的研究员和设计师身上学到东西。随着工作的重点和数量转移到移动端,尽早的参与其中非常有益。”

“理解设计原则以及传达设计,对我帮助最大。我不仅仅是依据一个设计指南来创造美丽的界面——我是在解决问题。倒回来看,我希望我曾要求更多的时间与客户/顾客呆在一起,我希望我不曾为了按时递交工作成果而去限制我的工作。”

“我所做的非常好并且我希望每个人都能走出去观察用户如何使用app。2001年我开始进行测试的时候我不知道有用户研究这门学科,于是我仅仅是问别人问题,观察工作成果以及对他们的错误做好记录。我看到如今的同行们认为要进行用户测试需要有实验室、预算以及精致的设备。我当然认为这很好但并非所有都是必要的。当我再做这些事的时候,我做的笔记会更加的有条理,特别是在寻找客观的、可量化的趋势方面。但是没有这些也并不阻止我从我的研究中得出更好的结论。”

“我希望我是为一个团队在工作而不是为一个咨询公司工作,我为很多不同的客户提供服务但我从未了解过他们是否执行了我的建议。我应该也坚持做一些设计/原型的工作。”

“我应该花更多的时间投入到永久关系的建立上。这些关系将会看着你通过行业变动、生活经历以及所有在专业领域不可预知的挑战中不断的发展。我与前任老板们的关系是值得去努力维护的。”

“帮助最大的实际上是进行研究和在工作中不断的学习。我读了很多的书以至于我不能真正的理清思绪,因为我没有经验。经验在这个领域中非常重要。”

“帮助我最多的是——乐意去学习新事物。在我工作的公司也有其他同事跟我有同样的机会,但是他们不愿意去读书,只是去做自己的事情。而我愿意这样做,于是我接管了公司的一部分业务。”

“我希望我从未停止过全职编程的工作。用户体验是每一个人的工作。同时最令人欣赏和赞美的是处于最前端的角色,即程序员和设计师。你不能仅仅成为一个研究员。你一定要成为一个制造者。当我开始介绍我的视觉和编程技能在用户体验工作中的运用时,每个人都引起了注意。每个人都看到了我这些技能中存在的价值。编程和设计中的价值要远远高于PPT。”

“进入这个领域我做的一个很好的选择就是到一家受人尊敬的咨询公司工作,在那里我的薪资比其他的工作要低,担负的责任也比较少,但是我受到了资深从业人员非常有用的指导,并且我能够在不同类别的领域中应对不同类型的平台和挑战。这让我受益良多,让我拥有了一个坚实的设计流程基础并且找到了我最感兴趣的那类设计问题。”

“在第一年里,我有幸能够尝试去优化很多不同类型的用户体验项目(卡片分类,焦点小组,可用性测试)。我的经理并没有把我仅仅安排在比较简单或者是有行业标准的项目之中。 有个很难去学习和了解的事情是,当你去执行一个用户体验的项目,你就是这里面的专家,整个团队都要依靠你的领导和指示。如果你年纪较轻并且/或者是这个领域内的新手,有时很难去牢记自己的使命即使你的成员已经呆在这个项目里很长时间,你被期望去领导大家完成一个陌生的流程并且取得成果。”

“我不了解人们真正想要的东西因为我已深深沉醉在自己的解决方案中。我学会了以人为先。”

“我希望我能理解用户体验较少的关注于创意而更多的关注于依据。当我开始在我的组织中推广用户体验是一门科学而不是主观的艺术这种思维时,我获得了更少的反驳和更多的支持。”

我希望我“在建立联系网时更加的积极……保证良好的、有意义的工作成果最好的方式就是有一个广泛的联系网。”

“有帮助的就是在一个有价值导向的用户体验团队中工作。”

“像UXPA 和IXDA这样的组织以及参加由尼尔森主持的可用性营地训练对我帮助最大。”

“尽早的测试。广泛的测试。频繁的测试。”

“我希望我更早的加入到用户体验领域。”

“少花点时间去克服不情愿。把焦点更多的集中在编程上。”

“永远不要停止学习,做自己的项目。”

“当我开始做用户体验时,它仅仅处在一个起步阶段。无需着急,学习的过程也很顺利。我仍在享受学习用户体验过程中的每一步。”

“我希望我已经了解了第一年的重要性以及在研究用户的行为和偏好与利益相关者的行为和偏好之间存在的差异。”

最近我才开始使用Axure。我希望我在6年前就接触和学习了这个软件!那样我就节约了花费在Visio,Word以及PPT上的时间![我希望]我能对身边那些没有HCI教育背景的同事更加的有耐心……能够与没有设计背景的经理共事是成功的关键。

“尽早的尝试,并试着去做你自以为不喜欢的事。总是做少数你喜欢的事将会让你只能做这些事,最终,将意味着你不能做其他的事情。”

“参加用户体验项目帮助我拓展了人际关系网,并且最终我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成为了一名用户体验架构师。”

“我不该花费如此多的时间在曼哈顿的一家品牌和视觉冲击力比交互设计和用户体验更有价值的公司工作。如果你关注用户体验,你应在在一个认为它有价值的地方工作。而在另一方面,如果没有作品集你不能获得一份这样的工作,所以做一份作品集在适合的时候找工作吧。”

“我刚刚好度过了在用户体验行业中的第一年,并且这非常的艰难……在一个友好的设计环境中尝试去得到你想要的。文化非常重要……我还没有能够去做用户测试和面试的资本。

我希望:

  • 与用户一同工作
  • 更加积极的坚持用户测试和原型开发
  • 更加信任我的能力和知识
  • 用业余时间学会前端开发(被解雇因为我没有这些技能)
  • 在业余时间做用户测试来检验我的设计成果
  • 在业余时间找机会与利益相关人见面
  • 基本上,我希望我所做的一切对我的设计十分重要的活动都能够绕过我的雇主,而不是拘泥在限制之中。

“我希望我能更多的倾听他人,更少的宣扬自己的观点。”

“找个导师,更多的听导师的。”

“托纳奇尼的交互设计课程改变了我的想法。[他说]‘尝试去成为一名厨师,而不是仅仅去学习食谱’。”

[我希望我]“相信我的知识和直觉。我被那些引用认知心理学中的大的词汇和术语以及各种博士所说的东西惊吓到了。我没有学过认知心理学,工业设计,人机交互等等。所以我保持沉默。实际上,很多用户体验任务并不是高深的科学,而是通过观察和询问非引导性的问题,并且把自己的观点和感受放到一边,去倾听和观察他人对于你正在开发的产品是怎么做和怎么说的。有些设计任务需要更高的教育程度。但是有些研究和可用性任务需要那些开放的、愿意学习的人来执行。”

“不要自己承担一切。寻求帮助。帮助最大的是:获得人因工程的学位。”

“我希望我不那么的追求完美并且失败的更多。我希望我对商业策略,产品和项目管理以及它们如何影响我做的工作有着更精准的理解。”

“我希望我已经意识到了我并非什么都懂。”

“拥有这些经历使我非常开心。帮助我最多的是加入了一个有着非常优秀的领导以及经验丰富的队员的用户体验部门。这里有良好的培训材料和辅导机会,并且在需要立即使用某种技能来完成项目时我可以向他人学习。”

“尽可能的向你的上司,领导以及资深的用户体验同事问问题。你问得越多,你学到的越多。让同事参与实际运营测试。你将学会如何进行测试,并且你的同事会发现他们自己是在以用户的思维思考,而不是强迫用户以分析师和开发人员的思维方式思考。”

“我希望我之前已经开始面试参与者,进行领域研究,并且快速的与同事和参与者进行原型开发……,而不是专注于理论以及在我的桌子上孤独的完善线框图和流程图。”

“在交互研究实验室,我与其他学科的同事一起有着很棒的搭建经历。我们使用自己开发的软件搭建了一个交互系统,于是我了解了如何与两个软件开发人员快速的互动并且如何去创造和测试在系统中使用的一款应用这两方面的内容。”

“我希望我能更有自信。直到作为一名被认证的用户体验分析师后,我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开始令人印象深刻和拒绝妥协,即使我已经在软件开发行业工作了20年。”

“我希望我能花更多的时间去执行数据驱动的决策,以及花更少的时间去让别人信服我的观点。”

“我希望我已经开始投身于可用性工程。帮助我最大的:观察第一个可用性测试。”

“两件帮助我最大的事:专业发展(包括NNG的课程);在一个刚刚建立用户体验团队的公司里工作并且允许我用学到的方法进行实践——所以我能够立刻将所学应用到实践之中。”

“我希望我坚持学习HTML编程更久一点。HTML5/CSS3和响应式设计已经把设计变得更复杂,因此对这些基础有着良好的理解能够提升我的设计能力。我也希望能够了解更多像PHOTOSHOP之类的设计软件。这些能够让我释放而成为一名更加自由的设计师。”

“我不会去做任何与众不同的事,这只是一种理想的方式来进入用户体验领域。我阅读书/博客,与顾问聊天,参加会议,并且最重要的是,与真正的用户一起使用技术产品。与用户聊天帮助我最多,剩下的就是了解在那段时间里那个公司中最好的方法和工具。工具已经变得更好来适应我当前的用户,但是与用户交谈这部分永远都不会改变。”